-

凌辱教师佩琳

 凌辱教师佩琳

   作者:烈烈风中
   


一步出来,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,所有学生,不论男女,直勾勾的看着她,看着她美丽的面庞,她饱满的胸部,她纤幼的腰肢,以至修长的美腿。

 

 作为白金中学最漂亮的老师,陈佩琳的确在她慑人的魅力,身材及样貌都不逊于那些选美冠军,一双水汪汪的眼晴,更是懂得说话一样,再加上出身名校,在漂亮之余,还带点知性美。

 

 这天放学后一小时,一向端庄尔雅的佩琳老师,接了一个电话后,却面色大变,气冲冲地跑回家。“妈,爸爸怎么样?”“呜——你爸爸被他们捉去了,怎么办?”

 

 佩琳是家中的大姐,有一名十六岁的妹妹及十岁的弟弟,妈妈又不懂事,爸爸脚是一名赌徒,欠下一身赌债。佩琳安慰妈妈说:“别担心,我会想办法。”佩琳其实一点办法也没有,看到走廊及门口被高利贷集团用红漆涂上“欠债还钱”的恐吓字样,更令她触目惊心。

 

 佩琳突然惊道:“咦,佩仪呢?还未回来?”妈妈说:“对了,她一向放学后便立刻回家,怎么……”佩琳再也不能等待,跑到了银行把存款五万元尽数取出,然后立刻赶到一所陈旧楼宇的联谊会所。

 

 佩琳步上狭窄的楼梯,幽暗的灯光令她倍感心惊。这时,一名中年男人刚好走下,目不转晴的打量着她,看得佩琳心中发毛,那男人咧嘴一笑:“小……姐,来一次多少钱,一千元够吗?”

 

 佩琳初感奇怪,但猛然醒悟,原来这男人把她当作妓女了,这幢大厦满布了色情场所,佩琳又惊又怒,一言不发,快步向上跑。进入了联谊所,一阵格格不入的感觉涌上了心头,内里颇宽敞,但内里的男人全是面目凶狼淫邪之辈,一见到佩琳这种大美人进来,几十道目光立刻投射过来,由头至脚打量一番,看这些男人火热而色情的目光,恨不得把佩琳的衣服片片撕光。

 

 在梳化上,两个男人大剌剌地坐着,周围还站着不少人。左边的男人约三十岁左右,抽着烟,一面奸邪之气,笑淫淫地打量着佩琳,右边的只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,阴侧侧的笑着。佩琳大吃一惊说:“张允力,是你?”那张允力笑道:“陈老师,你好啊!”

 

 原来那张允力是佩琳班中的同学,是一名有名的坏学生,在学校经常欺凌同学,男同学一看不顺眼便施予毒打,闻说也有不少女同学被他玩弄过,只是听说他家境富裕,而且在校内势力庞大,大家都只是敢怒不敢言。

 

 佩琳说:“张允力,怎么你会在这里?你今天没上学啊!”张允力说:“没什么,只是上来探探我的老朋友,想不到,见到老师你,嘿嘿!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佩琳的心头。佩琳想起家中的事,也不理张允力,立刻说:“我把钱带来了,请立刻放了我的爸爸。”

 

 那男子名叫龙哥,他接过银纸,数了一数,笑道:“那可不够数目啊。”佩琳颤声说:“他欠你多少?”龙哥说:“计了利息,足足有二十五万啊!”佩琳吃了一惊,颤声道:“我现在没有这么多,可以迟一点还吗?”

 

 龙哥突然怒声喝道:“三八,你道这里是慈善机构吗?立刻快还,否则把你的爸爸剁成八块!”龙哥一手抽住佩琳衣领,佩琳身型高挑,足有170cm,比那龙哥更高,但那龙哥天生神力,竟然把佩琳的衣钮也弄开了几颗。佩琳又惊又怕,说:“先生……请你高抬贵手。”她一生都未遇过这此粗鲁的人。

 

 龙哥放了手,对左右说:“叫我龙哥,把她的爸爸拖出来。”手下把佩琳的爸爸拖出来,只见她的爸爸被打成嘴脸皆肿,萎靡不堪,佩琳对这个父亲又爱又恶,但始终骨肉情深,只好哀求道:“龙哥,请你先放了我爸爸,我会慢慢再还钱的。”

 

 这时佩琳恤衫的两颗衣钮已跌下,衣衫微微张开,露出了白色的喱士花边胸罩及一道深不可测的乳沟,显得十分丰满,雪白的乳肉走了一半出来,而随着佩琳紧张而胸部起伏不定,乳沟好象会动一样,令其它人亦看得痴了。佩琳也无瑕去理会,心中十分着急。

 

 龙哥笑说:“老师别担心,我也是好人,万事可商量,而且这些钱也不全是我借的,你要求的便求力少吧。”张允力站起来,说:“老师,这些钱有一半是我借出来的。”佩琳心中燃起一点希望,说:“允力,请你帮帮老师吧。”允力微微冷笑,却不答话。

 

 这时,陈父再被拖走,龙哥按着佩琳的肩膊,说:“钱不是问题,但是二十万你只还了五万,还欠太多了,不过,既然你是力少的老师,我们很尊重,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。”

 

 佩琳听了稍微安心,龙哥及允力走过来,突然,龙哥及允力一人一手,突然握住了佩琳的乳房,佩琳又羞又怒,立即叫道:“放手,你们想怎样?”出力挣扎。但龙哥的手下已捉住她的手,龙哥说道:“你最好服从,否则你的妹妹也不好过。”

 

 佩琳惊道:“你们捉了我妹妹?快放了她!否则我死也不会放你们!”佩琳的父亲生性爱赌,不理家庭,父女之情较淡薄,爱妹妹比爱父亲还要深。龙哥说: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你和爸爸不还,便由你妹妹代还了。”佩琳说:“不要, 不要,你们不要搞她。我还,我还,别伤害她。”

 

 龙哥笑说:“你们有钱吗?”佩琳说:“给我多一点时间,我一定还。”龙哥说:“没钱,只好赌债肉偿,把你妹妹卖了,当妓女赚钱,便能慢慢还了。”佩琳哭了出来:“别碰她,要卖便卖……我吧。”允力笑说:“老师,你要卖什么?”佩琳在自己学生面前受到这样耻辱,真的生不如死,但只好说:“我可以为你们……卖……淫,当妓……女还钱。”说话时,二人的手未放开佩琳的乳房,虽然只隔着胸罩及衣服,但仍感到十分丰满及弹性。

 

 龙哥说道:“你要卖淫,可不知你有没有条件,值不值二十万。”其实佩琳身材样貌俱是一流,龙哥只是有心作弄。佩琳是聪明人,已知龙哥有心玩弄,但是她已没有任何选择,只好服从说:“请……两位检验一下吧。”当下放松身子,任由二人摆布。

 

 二人把佩琳放在沙发上,仍然是一人一手按着佩琳的乳房,大力的揉弄,隔着薄薄的恤衫及胸罩,二人仍能感受到那一种只有最美丽丰乳才有的弹力,加上佩琳那种既愁苦又羞耻的神情,二人的下身已不禁直立起上来。佩琳丰满无比的胸肉从胸罩谷出来,便成两个半圆形,衣钮又脱了一颗,胸罩已尽现,白里透红的乳房好象透明一样,四周的人已看得热血沸腾。

 

 佩琳对性爱十分保守,今年二十四岁,只交了一个男朋友,亦只不过交往了两个月,连她的胸部也未弄过,这时在众目睽睽之下任由两个男人在摸胸玩弄,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学生,允力说道:“老师的胸好大,有这大的胸的人都是很淫荡吧,你当老师也是为了引诱学生,对不对?”

 

 佩琳哭道:“你别乱说,我可没有,别侮辱我的职业。”事实上,佩琳自小视教学为神圣的职业,现在被自己的学生取笑玩弄,真是心痛到极点。佩琳哭道:“求求你们别再搓了,好羞耻。”龙哥和允力停手,说道:“怎么,你不是要当妓女卖淫还债,要给我们检验吗?算了,我们去叫你的妹妹还债好了。”

 

 佩琳护妹心切,忙说:“不,不要,我还……”低下头来说:“请你们……继续检验吧……”佩琳已满面通红。允力笑说:“老师,你要我检查什么?”佩琳早知允力可恶,但怎样也想不到他会这样坏,只好说:“请检查我的…乳……房。”

 

 二人把佩琳的恤衫拉开,整个胸罩露了出来,允力把佩琳抱在身前,双手隔住胸罩更加贴身地捏着佩琳的乳房,力度好大,渐渐乳晕也见到了少许,佩琳又羞又痛,但又不敢挣扎,而汗也从乳沟慢慢积聚,漫漫流到了肚脐。允力的手在捏弄之际,慢慢捉住佩琳的乳头,他年纪虽不大,但对性爱之事似乎很有经验,佩琳的乳头渐渐变硬,从乳罩中凸了出来。而在不断搓弄之下,一股热力从乳尖传遍全身,佩琳在这时也不禁喘气起来。

 

 龙哥笑说:“老师,开始兴奋了吗?”允力把佩琳的上衣脱了,佩琳只剩一个胸罩,根本包不住她的巨乳,加上乳罩已被弄皱,一对蜜桃好象暴了出来。二人坐在沙发,佩琳就站在他们的前面,四周还架好了两部摄录机,也有人拿着照相机。

 

 允力说:“好了,老师,刚才我检验了你的乳房,还算有弹性,现在把你的衣服脱光,我们还要看看及亲身试验。”佩琳用双手掩着胸部,看着四周的男人,感觉到好象堕着无间地狱一样,她颤声道:“可不可以叫这些人离开……太多人了。”龙哥大笑:“老师,你要应征当妓女,不是当淑女,妓女不在男人面前脱衣还要做什么?”

 

 佩琳银牙咬碎,放下手来,慢慢反手把胸罩的扣脱开,但还掩着胸,把已松下的胸罩贴在胸口。龙哥及允力喝着啤酒,也不着急,眼前的美肉要慢慢品尝。佩琳的手终于放下了,两个硕大无比的乳房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展现,只见她的乳房足足有34D左右的尺寸,而且十分坚挺,整个乳房雪白圆浑,放在整个流丽的曲线,更是完美,在雪山之上的两点红梅,更是动人,啡红色的乳头微微向上翘起,大小适中的浅啡色乳晕布满了可爱的疙瘩。

 

 佩琳全身颤抖,不断发饮泣着,乳头在微微震动,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赤身露体,佩琳感到身心俱寒,泪水流过了乳房,反而更令男人们热血沸腾。乳房随着佩琳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,在呼气时,双峰更加涨大,好象向前飞射出来,而雪白的胸肉带着被允力刚才捏拿的手指红印,更是带一点凌辱美饶是龙哥阅女无数,也未见过如此佳品,虽然在妓女之中比佩琳乳房大的也有不少,但怎会同样具有这样美丽的样貌、高雅的气质及完美的身材。在双乳之下是一个看似柔若无骨的腰肢,可爱的肚脐不深也不浅,而在肉团之上是性感的锁骨,宽阔适中。好一个完美的女人。